Monday, February 11, 2008

飛蚊輪流轉──繼水蛭後又一轉

澳洲現在正值夏季,而由於這邊分舵位於山卡啦的荒郊野外,在下每個周末去集體修煉時,都被蚊釘蟲咬,晚上回家睡覺時總是輾轉反側、痕癢難耐。今個星期終於記得搽定蚊怕膏才出鞘,為求回家有覺好瞓。當我把蚊怕膏遞給相公時,他竟得戚地說:「不必了,那些蚊從不咬我。可能你有點左脈,所以才會每個星期都弄得周身蚊爛。」當然,稍為了解在下的武林人士都知道這個可能性很低,不過我當時並不予以爭辯。

在聚會開始時,相公突然問我拿蚊怕膏用,很明顯被蚊蟲襲擊。當晚回家後,發現他全身有多處被蚊咬,又一次現眼報。我終於忍不住勸相公還是小心說話為上,否則還學不精的話,下次不知又會被甚麼咬,到時可能不只是蚊蟲這麼簡單!

1 comment:

一尾 said...

拜讀你之新婚筆記多時,果幽默抵死。